台湾“同婚元年”同志大游行:大陆同志踊跃参与

台湾“同婚元年”同志大游行:大陆同志踊跃参与


10月26日,台湾举办第十七届同志大游行,主题为“同志好厝边”(编者:闽南语“同志好邻居”之意),宣示“同志即在我们生活中、是社会一份子”的理念。在今年5月17日,台湾已正式通过《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施行法》(编者:即通常所指的“台湾同性婚姻专法”),本次游行形同台湾“同婚元年”第一次同志游行,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别具意义。根据主办单位“台湾同志咨询热线协会”的统计,今年有20万人参与盛会。

对于台湾来说,同志游行的历年轨迹,确实展现了社会对同志的态度变迁。2003年第一届同志游行,仅约1,000人参与,仍属小众活动,如今不仅人数攀升到20万人,随着与同志人权保障有关的法律陆续通过,游行的知名度与社会接受度亦大幅提升。桃园机场、台北捷运及台北各大公共景点皆能见到游行的宣传旗帜与标语,台北市政府民政局也举办同志运动二十周年展,主题为“现在就是未来”,公私部门参与热烈,与十七年前不可同日而语。

台湾“同婚元年”同志大游行:大陆同志踊跃参与


作为亚洲同志婚姻合法的首站,台湾同志游行已成为区域知名的性别友善旅游景点。今年的游行队伍中,明显有比往年更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民众参加,包含香港、日本、欧盟、奥地利、比利时等地。全球订房平台爱彼迎(Airbnb)更提前推出《Airbnb房东彩虹旅游导览》,吸引来自全球各地的2.1万名旅客于游行前、后三天订房。

值得一提的是,在爱彼迎统计的客源当中,来自中国大陆地区的旅客排名第九位。前八名除台湾之外,依此为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美国、菲律宾、韩国和泰国。其他地区游客来台不足为奇,但今年适逢两岸关系低潮期,大陆早已停发陆客赴台自由行签注,是什么让大陆同志依然愿意突破困难、赴台参与游行?

大陆同志赴台游行“敢在街上牵手”

26日上午11时30分,来自大陆青岛的张勇跟男友李天齐就到了台北市政府广场。这里是第十七届台湾同志大游行的路线起点,广场上有超过一百个摊位的“彩虹市集”,眼前所见的尽是彩虹旗帜、气球,以及许多精心装扮的民众。张勇穿上先前于“上海骄傲节”购买的黑色T-shirt,上面印着“我同志我骄傲”的字样,脸上则贴着标语,手里握着刚买的衣服。他与李天齐各拿着一瓶冰啤酒,正等待着下午一点半的游行,“今年看起来比往年还要盛大很多,”张勇笑着说。

张勇平时在大陆长期参与同志公益活动,曾在多个同志组织中担任志愿者。他与李天齐是在青岛的一个同志电影的观影活动上认识的,两人交往三年,半年前,他们决定要到台湾参加同志游行,一同感受在大陆还难以体会的经验。由于提早规划、办理签注和入台证,并没有受到今年下半年大陆调整赴台自由行政策的影响。但张勇透露,自己身边不少同志友人,原本想感受“同婚元年”的气氛,却因为自由行政策调整的关系,无法前往台湾。

这并不是张勇第一次到台湾参与游行。2017年10月,他就曾经参与台湾同志游行,并在队伍中感受到强烈震撼,“两年前,我站在凯道上,转头看见这么多和我一样的人,立刻就泪流满面。”在参与游行前,张勇完全没能预期到自己会如此感动,更多的只是“没游行过”而引发的好奇情绪。但过程中,看见一对对同性伴侣在街上大方手牵着手,以及民众手举标语表达支持同志权益,让他感受到强烈的社群支持感,并决定要带自己的男友来到台湾。

“台湾给我的感觉就是更容易做自己,我跟男友敢在街上大方牵手,在大陆也不是不行,只是心理压力大很多,毕竟我们会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张勇说。

两年前的同志游行,正好是台湾司法院大法官针对同性婚姻进行释宪后的五个月。当时,不少同志团体都呼吁当局尽快修法,借以实现婚姻平权,参与人数约十二万人。当时与张勇一同赴台参加游行的,还包含在北京执业六年的余樱律师,当时,他俩皆受邀分别前往台湾、香港参访,两岸同志团体的互助与交流十分热络。

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理事长许秀雯观察,目前在大陆以“司法诉讼”的方式进行倡议,看起来是可行的,尽管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她也透露,对岸同志团体对她们如何协助祁家威进行诉讼、进行大法官释宪很有兴趣,“但大陆的司法体制还是跟台湾很不一样,也没有违宪审查的制度。不过,这几年确实有更多个案累积,而这些指标性诉讼,还是对运动很有帮助。”

余樱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关注同志权益是他们的议题之一,六年下来,她经手了不少同志权益的案件。她观察,台湾在性别平等和性少数权益的推动工作上,确实做得比大陆要好很多,而台湾相对开放的社会环境,也让同志社群多了不少空间。余樱说,在大陆,几乎所有的政策与议题的推动,都得先掌握全社会的风向,才可能找出启动的空间。

余樱举例,日前外交部(编者注:可能是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回应之误)回应记者提问,表示目前因涉及种种原因,中国(大陆)不宜推动同性婚姻合法化。余樱认为,“就婚姻平权来讲,现在外交部会主动回答,尽管说近些年不会考虑,但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向,这是在国家层面进行回应。再早些年甚至不会回应。这至少是个进步。”

张勇则补充,就他的观察,台湾社会不仅给予支持同志现身、婚姻的自由,更重要的是,其它(或是反对)团体也可以自由发声,“一旦正反双方的声音都大,整个社会就自然会去讨论。”

前几年,当台湾社会因为婚姻平权法案吵得不可开交的同时,大陆的同志社群活动则显得相对安静且沉寂,互联网上能看到同性恋的相关话题也越来越少,同志相关话题的活跃度甚至还遭到打压。

台湾“同婚元年”同志大游行:大陆同志踊跃参与


然而,大陆同志社群活动也不是完全没有过活跃时期,时间约略在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后,整个中国(大陆)正较愿意向外界展现一个开放的形象。当时,各地不约而同地开办各种同志民间组织,其中不少将自己定位为 “外向”型的组织,愿意与教育者、心理学家、媒体合作。比如像2008年创立的同性恋亲友会、北京同志中心,以及2009年的沈阳骄傲节、微博帐号 @同志之声 等。

“单个同志组织的出现,可能是某一个偶然的因素。但这些组织在2006年以后集中出现,是同志平等权益议题多样化这一大的整体性趋势的结果。”长期研究中国同志平权议题的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魏伟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曾经说道。但这样的空间,却在近两年内快速收紧,在互联网上涉及同志的话题、同志组织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压。今年赴台参与游行的同志,也都刻意保持低调。

“要推动政策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对于余樱来说,虽然两岸社会制度不同,但有了台湾的先例,她仍愿意对未来保持乐观。张勇说,自己虽然偶尔感到失望,也曾因台湾同志游行而触动落泪,但绝对不会放弃继续推动中国(大陆)的同志平权,“我之所以会哭,一方面是因为看到跟自己这么多一样的人,另一方面是仿佛看到中国大陆的未来,尽管这‘未来’可能是二、三十年后。”

(应受访者要求,张勇、余樱、李天齐皆为化名)

台湾“同婚元年”同志大游行:大陆同志踊跃参与


台湾“同婚元年”同志大游行:大陆同志踊跃参与


台湾“同婚元年”同志大游行:大陆同志踊跃参与


台湾“同婚元年”同志大游行:大陆同志踊跃参与


台湾“同婚元年”同志大游行:大陆同志踊跃参与


台湾“同婚元年”同志大游行:大陆同志踊跃参与